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六朝

六朝28集夺舍重生第一章 烟尘四起


长安。晋康坊。

夜深如墨,雪落无声。朱红色的寺庙门前,一名身量不高,却为精悍的汉子手持火把,松脂在暗红色的火焰中“哔剥”作响。

他身後停着一辆马车,一名面带青斑的兽蛮巨汉护在车旁,他胸前裹着厚厚的皮甲,肩扛长枪,粗大凶狞的鼻孔中喷出柱状的白雾。

火光闪动间,鹅毛般的大雪缓缓飘下,贾文和立在车前,青色的衣衫上落了一层薄雪。

终于,“吱哑”声响,寺门洞开,几名红袍赤膊的沙弥躬身施礼。

贾文和振了振衣袖,举步踏入门内。头顶漆黑的匾额上,“敕造大慈恩寺”几个斗大的金字,被火把映得熠熠生辉。

还有一个多时辰才是早课,此时寺内积雪满庭,尚未打扫。沙弥领着客人穿过长廊,越过重重殿宇,一路来到大雁塔下。

沙弥在塔前止步,恭请客人入内,却拦住了吴三桂和青面兽。吴三桂刚要发怒,贾文和摆了摆手,从容踏入塔内。

大雁塔内,数以千计的长明灯星罗棋布,光焰如海。释特昧普高坐莲台,头顶金色螺髻,身披金色袈裟,双掌合什,竖在胸前,手腕上垂着一串金灿灿的佛珠,双目犹如无底的渊潭,深邃而又幽暗。

贾文和在莲台前站定,仔细看着这位蕃密法王,良久开口道:“一颗琉璃天珠,李郡王想要,帛氏也想要。特大师受帛氏襄助多年,却不料竟弃帛氏,而为博陆郡王虎口夺食。”

一股逼人的气势如同山岳般覆压而来,释特昧普雄浑中带着一丝暴戾的声音仿佛从天而降,震得塔中嗡嗡作响。

“佛曰,不得妄语!”

贾文和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帛天君僻居晴州一隅,以财贾牵制天下,纵然特大师有三宝加持,岂能无惧?”

释特昧普洪声道:“琉璃天珠乃佛门至宝,唯有缘者得之。谁失谁得,皆我佛缘法,与本法王何幹?”

“岂能与大师无关?”贾文和道:“贾某原本以为,与李郡王勾结的乃是观海,直到昨日方知,乃是特大师。”

释特昧普道:“你有何凭据?”

“一来大师雄心万丈,非观海可望项背。二来当日大师示好我家主公,未免太过刻意。”

释特昧普冷哼一声,“向你家主公示好?荒唐此言!”

“当日我家主公身为佛门公敌,又误入大师塔中,已是砧上鱼肉,为何事到临头,大师反却收手定约?”

释特昧普傲然不应。

贾文和道:“因为特大师深知,我家主公所谓的佛门之敌名不符实,充其量不过十方丛林之敌。大师胸怀大志,自然见猎心喜。”

“阿弥陀佛。”释特昧普冷冰冰道:“大乘诸宗受十方丛林伪僧所惑,佛已非佛,法亦非法。佛门真谛,唯我蕃密。”

“只可惜,特大师屈居大孚灵鹫寺之下,苦心孤诣维系蕃密一系多年,时至今日,法王之号,仍只能自称,却是观海得帛氏青眼有加,後来居上。”

释特昧普双目精光大盛,仿佛利矢一般,直透人心。

贾文和径自说道:“狡兔尚且三窟,大师智慧广大如海,当知帛氏不可持,而博陆郡王残阉之人,居心诡诈,更不足持。”

释特昧普从莲台上微微俯下身,沉声道:“你要说什么?”

“我主舞阳侯程氏,才称天纵,福德双至,乃天命所归,气运所鍾。”贾文和道:“兼且仁厚爱人,善始善终。贾某不才,敢请大师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共襄大业。”

“共襄大业?”

“大师可知,今日出了何事?”

“城中万鐘齐鸣,本法王焉能不知?”

“大师可知,今日入宫的是哪位亲王?”

释特昧普抬起下巴,“江王李炎。”

“大师可知,为何会是江王?”

释特昧普沉默不语,眉头拧成“川”字。

“大师想必知道,唐皇驾崩,诸王尽皆托庇于太真公主府内。宫中来使,诸王惶惧,正是太真公主一言而决,力推江王身登大宝。”

贾文和侃侃言道:“大师当知,我家主公与太真公主情投意合,不日便将大婚,吾主身为汉国辅政,公主则为唐皇倚仗,汉唐之威仪,兼为一家。观方今之世,帛天君寿数已尽,李博陆如冢中枯骨,唯有我家主公,如日之升,有日月同辉,天地交泰之兆。当日又与大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私下更是对大师推崇备至,称大师雄才大略,能为人所不能,福慧双修,术法通神,堪为当世佛门第一人。”

听闻程侯私底下对自己如此推崇,释特昧普顿时昂然矫首,气势大振。

贾文和面不改色地说道:“窥基号称国师,名震唐国,究其根底,不过是替先皇出家,贪天之功而已。其人根器顽钝,三毒缠身,纵然皓首穷经,仍难消执念,自当逃不过特大师给他设下的因果。”

释特昧普面露喜色,他左掌平托,右掌重重一击,发出金石之音,“善!窥基只知诵经,却不知我密宗以咒代经,方为大道!便是日诵佛经三千谒,不及密宗一句咒!”

“大师术法玄奥,昨日既然出手,窥基自然难逃法网。如今在下尚有一事难解,还请大师解惑。”

“且说来!”

“在下观大乘经卷,并无夺舍之语,所谓天珠,更无文字所记。敢问大师,所谓夺舍,究竟是何秘法?”

“天珠乃我蕃密之谓,夺舍更是蕃密颇瓦秘法。非有大福缘,大成就者,难得圆满。”

“以大师之见,李郡王若是夺舍,当有几分把握?”

“若无上师加持……”释特昧普森然一笑,“半分也无。”

贾文和目光微微一缩,“大师果然智珠在握。”

“阿弥陀佛。”释特昧普傲然道:“佛法精深玄微,妙法无穷。我蕃密乃佛门正谛,传承最重者,唯有上师。”

“再敢问大师,当今佛门之首,沮渠大师又当如何?”

释特昧普冷笑道:“波旬之徒,渎佛之辈,沙门伪僧!”

贾文和抚掌道:“果然与我家主公所见略同。贾某唐突,再请问大师,帛氏又当如何?”

“名利之囚,虚妄之人!”

释特昧普正说得快意,却见贾文和拱手一举,“告辞。”说罢转身便走。

释特昧普傲态僵在脸上,眼看贾文和就要出塔,顾不得自己的法王尊仪,扬声唤道:“且止步!”

贾文和头也不回地说道:“大师神通广大,想必不惧轮回,此番便是毁去金身,法体破碎,亦可往生极乐。”说着一甩衣袖,扬长而去。

释特昧普脸色数变,忽然腾身而起,驾着一道金光,挡在贾文和身前。

不待他开口,贾文和便道:“帛十三已至城中。”

释特昧普面容抽搐了一下,眯起眼睛道:“帛氏要出手?”

贾文和道:“帛十三今日入城,便与我家主公密会,并未知会他人。”

释特昧普目光闪烁,且喜且惧,半晌才压低声音道:“帛九?”

“大师果真不怕琉璃天珠引来帛氏动怒?”

释特昧普目露厉声,却不言语。

贾文和淡淡道:“大师若想脱身,只管将此事推在帛九身上便是。”

释特昧普深吸了一口气,“万一?”

“没有万一。”贾文和道:“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释特昧普重重喘了口粗气,“观海?”

“世间已有法王,岂能再有活佛?”

释特昧普盯着贾文和,身上的金光闪动起来,“当真?”

“福缘已至,还请大师自行抉择。”

释特昧普沉默片刻,然後一手拢在口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只要你们能除掉帛九和观海,夺舍之事……”

他贴在贾文和耳边,低声耳语,“尽可放心。”

贾文和微微颔首,“善。”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2-6-7,已超过 3个月没有更新,如果文章内容或图片资源失效,请留言反馈,我们会及时处理,谢谢!
版权说明

本文地址:http://xiazzz.xyz/liuchao/107.html
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远程,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00-23:0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