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朝二十九集epub下载及第八章旧时宿怨

    六朝二十九集epub下载地址: http://www.floweye.com/xiaoshuo/1337.html 第八章旧时宿怨部分内容: 程宗扬冷冷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齐羽仙张了张嘴,最后道:“我只能说,当时在场离她最近的,除了随驾五都的人,还有观海。” 田令孜身死,从外藩征召的随驾五都也形同解散。而且以他们的实力,也不可能轻易斩断自己与泉玉姬的联系。 那么只有观海。泉玉姬若是落到他手里…… “你当时在哪里?” “这是第三个问题吗?” “少跟我玩口舌游戏。说!” “我只是在一旁窥视,并没有出手。” “所以你是看着我遇伏的?”程宗扬冷笑道:“这就是你对我没有恶意?” 齐羽仙眼也不眨地说道:“若是你有危险,我会抢先施救。” 程宗扬都快气笑了,这睁着眼说瞎话的工夫真是一流,还抢先施救?你丫的是抢先补刀吧? “你要这么说的话,要不让大侄女歇歇,你来替她一会儿?” 齐羽仙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我们黑魔海确实想得到天命之人,但要的是活的。” “为什么要得到天命之人?拿我切片吗?” 齐羽仙忍不住道:“这是第几个问题了?” “你管他是第几个呢?想不想让我放了你?想就老实说!” 齐羽仙只好道:“天命之人是世间气运所锺,有大气运在身。我圣教数十年来迭逢不测,希望能得天命之人气运相助。” 齐姊儿的话信一成都多,甚至还得反着听。比如想得到天命之人气运相助,你以为是把天命之人奉为贵宾,推崇备至,说不定是把天命之人脖子一切,提起来放血,然后摆在盘里祭祀魔尊,夺走所谓的气运。 不等程宗扬开口,齐羽仙便问道:“第三个问题呢?” “你急什么?”程宗扬打量着她,就跟看家妓一样,眼中赤裸裸的欲望毫不掩饰,然后开口道:“你冷不冷?” 齐羽仙差点儿气得闭过气去,能不冷吗?外面飘雪的天气,自己还光着。要不是有修为在身,这会儿早都冻死了! 齐羽仙咬牙吐出一个字,“冷!” ...

    2022-08-20 六朝 1629
  • 六朝燕歌行二十九集一朝登基将出epub下载

    六朝燕歌行第二十九集冲刺日期确定为八月十九星期五,并放出了其目录:第二十九集 一朝登基第一章  遍地忠臣第二章  殿上惊变第三章  至尊囚徒第四章  壮志难酬第五章  自投死地第六章  阖家献祝第七章  恩同亲王第八章  旧时宿怨回忆起28集中:“你在撒谎!”白霓裳毫不客气地说道:“佛门慈悲,道门济世,你根本就不信佛,也不崇道,你只顾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 小白这么聪明?程宗扬在心里狠狠给她点了个赞。释特昧普双目精光大盛,仿佛利矢一般,直透人心。贾文和径自说道:“狡兔尚且三窟,大师智慧广大如海,当知帛氏不可持,而博陆郡王残阉之人,居心诡诈,更不足持。”释特昧普从莲台上微微俯下身,沉声道:“你要说什么?”“我主舞阳侯程氏,才称天纵,福德双至,乃天命所归,气运所鍾。”贾文和道:“兼且仁厚爱人,善始善终。贾某不才,敢请大师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共襄大业。”...

    2022-08-16 六朝 1442
  • 六朝燕歌行二十九接近完稿即将八月上架

    六朝29进度顺利,稿子已过四分之三,最迟应该是八月下旬完稿,现在的问题不是稿子而是预售,请提前充值,不然书会卖到九月去。不在周末冲刺,凡有书要冲刺上架,遇周末全避,因为每次周末冲刺都没人来。临时完稿要上架的书,避让定期连载的,强书虽然强,也不能大剌剌从弱书头上辗过去,先来后到是基本规则。学生时代第一次看到妖刀认为就觉得是一本写的很好很好的黄书,反正比其他手枪文好看多了。最近几年再看其实觉得肉内容挺少的,描写的很棒。有点意犹未尽。第二遍再看剔除h部分,为了读透整个脉络,还是很棒。最后一遍再看是听到2要出的消息,慢慢看至今天看完觉得这点情色确实不可以缺少的一部分,大爱啊。不然我可能没法津津有味的慢慢看完这一遍了。很多经常bb猴子写妖刀这个那个,装B啊,生僻字啊。觉得还好吧,每次碰到生僻字我都必查清楚,不过或许可以少一点?至于装B嘛,请继续装下去。让读一遍就看的明明白白的,还真就没意思了。个人有点武侠情结,疫情的时候没事干。玩了个h单机,金庸群侠传5爱与死。很多h内容,但是我最感兴趣的居然是里面的各种武功。而且并没有很大视觉效果给到我快感就那种文字反馈,然后还有里面的一些肉内容。...

    2022-07-31 六朝 391
  • 六朝燕歌行同人小说橙子的女助手陆青

    陆青看向程宗阳,眼中竟然有一丝程宗扬从来没有在她眼中见过的激狂之色,让程宗扬不禁觉得心头发凉。陆青默默看了他半晌才用压抑的声音道:“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一切得从头说起,当年明净雪虽然继承了光明观堂的堂主之位但她不善长管理只善长武功医术,所以门中大权早在黑魔海大举进攻之前就开始落到了长于管理的燕姣然的手中,等燕姣然在光明观堂陷入危机时拉来岳鹏举相助击败了黑魔海之后,更是成为了光明观堂实质上的堂主。 “没错,六朝人可是非常迷信的,穿越者这种生物可以说是天神下凡,也可以说是鬼怪降世,即使是对不迷信的人来说这样一个来自于异世界,掌握着远超这个世界的知识的人对于六朝也是一种巨大的潜在威胁,毕竟如果他想要干坏事的话造成的破坏要远远超过一般人。光明观堂当时的高层属于后一种人,她们看岳鹏举就和我们看外星人一样,更何况岳鹏举曾经带着光明观堂的人去过太泉古阵,那里的的先进科技力量给光明观堂的人造成了很大的震撼,而且她们还发现了那处古阵的真相......太泉古阵的文明是一个变异人奴役人类,把人类当成牲畜圈养的文明。”说到这里陆青停了一下。 光明观堂的高层就被太泉的真相吓疯了,偏偏岳鹏举还表现出对太泉非常了解的样子,他甚至还想要利用太泉的各种高科技物品以及研究太泉科技,所以光明观堂的高层认为岳鹏举很可能就是太泉文明的人,很可能来自一个拥有超强力量并且把人类牲畜圈养的未知文明,而且岳鹏举的言行举止还让她们认为他很可能是想复兴这个文明,如果她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对于六朝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

    2022-07-11 六朝 213
  • 最新六朝网友评论写的妖刀同人小说

    胤野听自己的呼唤未有回应,索性自己一把掀开头盖,盖头下的容颜早已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往往描述世间的任何一个美女,总会有一个最恰当的词语,或是娇俏,或是可爱,或是英姿勃发,或是古灵精怪,可这副容颜和她的笑容,总会让人觉得,这世间所有用来形容美丽的词,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胤丹书相信,但凡见过这样妙人,就会明白这世间的所有事情,哪里会及得上这样绝色佳人的万一!胤丹书从做杂役伊始,没少受这个大小姐的捉弄,这招闭眼的把戏,不啻玩过好几十遍,每每丹书听信胤野的话,总会被这个天生的小魔女开上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胤野日益结实的大腿并未因臀股丰满而失去它原本的美型,胤野也正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每日修炼武功的时间也掌握的恰到好处,不可因练功而导致肌束太过结实,从及笈开始,每次胤野走路、练功,总会有不知繁几的灼热目光,“恰好”落在她扭动震颤的翘臀上,然而女郎天生性野,倒也不在乎那般灼热眼眸,反而觉得很是享受。胤野看到胤丹书这般模样,噗嗤一笑,活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一时间房内的温度都好似升高。“来,你坐这里。”胤野咬着自己的下唇,指向一旁的懒人椅,撒娇似的说道。...

    2022-07-01 六朝 143
  • 六朝唐国篇有没皇帝灭佛以及网友的剧情讨论

    唐朝篇该上的女人也都上了,剩一个杨大妞也是案板上的菜,迟早的事儿了,现在就盼着二手橙组织或者推动灭佛了,不得不说不管在小说里还是历史上佛教对于唐来说都是个大毒瘤,不事生产,侵占土地,疑惑百姓动摇国家统治的根基。更别说小说里的这帮秃驴还参与了皇帝的死亡事件。正好历史上第三次灭佛运动就是唐武宗李炎搞得,书里面李炎也马上登基了,作者这么写肯定是有想法的,期待一手,看这群秃驴不爽好久了。关于六朝剧情有网友认为作者花了大量笔墨描写这个逼玩意怎么嚣张,怎么跋扈,怎么折磨凌辱那些被打入永巷的人,结果结局一杯毒酒就送走了,反而是好多一生没作过恶的人受尽凌辱才死,感觉好恶心啊。但想想董卓与郭大侠,英雄好汉要不就尸首分离,要不就全家死绝,作恶多端的败类反而一杯毒酒还能留个全尸,只能说作者的爱好。也有网友认为橙子不大行,橙子看不起岳鸟人,可看看人家打拼死了都多少年了,还有一帮子忠心耿耿说啥信啥的兄弟,反观二手橙全靠遗产,就这到现在都没发现出来几个彻底得自己人,身边能干的,要不就是看着老朱的面子跟着他的,要不就是看着岳鸟人的面子帮他的,甚至大部分女人都是听小紫的胜过听他的,人家岳鸟人能踏平黑魔海,他到现在连个西门庆都杀不了,天天被剑玉姬当狗溜着玩,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脸鄙视岳鸟人的。还有网友在畅想六朝外传的主角问题,表示从《六朝》系列中提到的人物中来选。我个人比较感兴趣的是岳鸟人、武帝两位穿越前辈。不过由于岳鸟人的六朝故事梗概,读者都比较熟悉了,所以如果只能选一位,我选六朝最伟大的帝王——武帝。...

    2022-06-25 六朝 139
  • 评论李辅国六朝28有没有夺舍成功

    李辅国部分夺舍成功的原因为支撑“轮回”进程的这少部分死气,应该也让他至少拥有该部分死气所支撑的差不多比例的修为。对特大师的设定,就是“特没谱”的话,那么是否也可以合理推测,他给小鸟下的禁制也不靠谱,橙子即便给小鸟破处,也不会让她失去神志?也有网友认为他真的只想变成“这具女儿身”,至于其他身体也好,修为也罢,就如同唐国皇位于他一般,不足道哉。被橙子一搅和,三具肉身全毁了,他只能寄居在天皇太后体内,貌似现在暂时都没有修为。有网友表示也有可能夺舍后因为没有上师加持,很快就魂飞魄散了呢,剩下的是个回复青春的太皇太后啊。但其他网友则表示李辅国本身就是上师,有网友理解这属于售后保养,虽然没有后文,但是李喇嘛毕竟成功把意识传过去。...

    2022-06-17 六朝 245
  • 网友对六朝燕歌行29集的建议与剧情预测

    看了六朝燕歌行二十八集,有些网友表示太后收集者不干太后,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太皇太后都变成三十余岁的美少妇了,跑不了。有些网友认为挺想看橙子怎么改变自己心态去接受这么一个太皇太后的,但不会看具体的最后。也有网友提到有钱人夺舍,要一直靠药物维持,这里伏笔特不靠谱说的需要上师帮助,所以接下来肯定是李辅国的意识慢慢消失,变回郭太后。除非一体双魂,然后干的 时候是原体的魂,就算这样也难接受,否则干脆让兽人干。总觉得这个太皇太后和李辅国会有个一体双魂的状况,之后会延伸到袁天罡那里。太皇太后还会出现的,变年轻应该是意外之喜,成了橙子的女人应该是意料之中。苍老的面孔,是李辅国看到一群人过来了,才装出来的,他现在能自由转化相貌,想要年轻就年轻,想要苍老就苍老。总体来说构思巧妙,非常精彩。除了开头贾文和的折腾,后面的剧情一气呵成。看来紫大还是要请假写书。应该是信六道神目中看的各种欢好回忆 谁知道全是走旱道呢,这种事别说太监了,正常人也想不到啊。于是有网友梳理了下李辅国的心理过程:一开始老李知道白不是处,然后六道神目之后认为都不是处了,毕竟只看到了橙子他们娱乐没看清走的具体门路,然后发动对非处必杀技能,目标潘姐,结果发现判断错误损失第一具肉身。之后认为橙子是喜欢走旱道的,连潘姐这么媚的都只走旱道,那比潘姐清纯的白肯定更是旱道,而杨大妞更是没看到有过程,然后发动对处必杀,第一目标杨大妞,但因为法宝过多转成了第二目标白小妞,然后第二具肉身炸了。等老李剩下最后一个肉身,慎之又慎为了稳妥,选择了当了很多年皇后并且还生过儿子、最后又落在淫魔橙子手里的汉国太后,发动对非处必杀,结果没想到大汉和橙子一样奇葩,最后被坑没了。看来六朝29集必有精彩与意外,敬请期待!...

    2022-06-09 六朝 252
  • 六朝燕歌行二十八集第四章琉璃世界

    耳边传来密密麻麻的梵唱咒语声,仿佛亿万的僧人正在齐声诵经,字句中仿佛蕴藏着无上妙法,令人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 “咄!” 杨玉环一声厉喝,打断梵唱。 接着白霓裳发出一声凤鸣般的清啸,将充斥耳中的咒语声清扫一空,众人心头瞬间一鬆。 四女此时再顾不上斗口,杨玉环声如金玉地喝道:“李辅国!本公主向来耳聪目明,这种下三滥的魔音咒法,就不要拿出来献醜了!”“公主殿下。”李辅国目光投来,和颜悦色地说道:“公主虽是异姓,先帝与太皇太后却对公主视如亲出,自幼养在膝下,世间尊荣,无不尽奉予公主,慈爱之心,有目共睹。” “你想说什么?”杨玉环啐道:“让我感念父皇和太后的养育之恩,好跟你这背地里搞鬼的死太监不死不休?” “太皇太后不幸受厄,如今性命危在旦夕。” 李辅国说着,身後佛光大现,幻化出一间静室。 只见静室内放着一隻月桂木制成的洁白木盆。盆中浸满鲜血,太皇太后郭氏躺在血泊中,露出夹杂着银丝的髮髻和一张苍白的面孔。 “乾娘!”杨玉环失声唤道。 她美目喷火,“你做了什么?李辅国!你敢动太皇太后一根汗毛,本公主必定砍下你的狗头,丢在马桶里!” “好教公主知晓,”李辅国淡定地说道:“太皇太后凤体不豫,性命几危。公主殿下若是感念太皇太后的恩德,何不一尽孝心,奉上己身血肉,好为太皇太后续命?” 杨玉环啐了一口,“张嘴就是人血人骨,果然还是蕃密那一套下三滥的妖术邪法!” “佛有三身,我乃未来之佛!”李辅国道:“弥勒降世,明王再生!” “你在撒谎!”白霓裳毫不客气地说道:“佛门慈悲,道门济世,你根本就不信佛,也不崇道,你只顾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 小白这么聪明?程宗扬在心里狠狠给她点了个赞。当初在床上,小仙子纯洁得跟一张白纸一样,自己还以为她是个不知世间险恶的傻白甜呢,没想到心思这么剔透,任由李辅国花言巧语,大吹法螺,根本骗不住她,反而被她一语道破。 可不是嘛,无论李辅国,还是窥基、观海、释特昧普之流,所谓的修行都是只修自身,只要自己练成神通,哪管旁人死活?甚至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练成神通,拿活人祭炼也不眨一下眼睛。 这样的修行即便再神通广大,即便再说得天花乱坠,滔滔不绝,即便吹嘘成法王活佛,只要掀开他们的僧衣,露出里面的累累白骨,就知道这帮货色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伙将活人当成材料任意宰割的活佛,只是披着僧衣的恶魔! 正在侃侃而言的李辅国不禁一窒,身後的琉璃净光渐渐转暗,流露出森森鬼气。 “毁谤如来,当下拔舌地狱!”...

    2022-06-08 六朝 418
  • 六朝28集夺舍重生第一章 烟尘四起

    长安。晋康坊。夜深如墨,雪落无声。朱红色的寺庙门前,一名身量不高,却为精悍的汉子手持火把,松脂在暗红色的火焰中“哔剥”作响。他身後停着一辆马车,一名面带青斑的兽蛮巨汉护在车旁,他胸前裹着厚厚的皮甲,肩扛长枪,粗大凶狞的鼻孔中喷出柱状的白雾。火光闪动间,鹅毛般的大雪缓缓飘下,贾文和立在车前,青色的衣衫上落了一层薄雪。终于,“吱哑”声响,寺门洞开,几名红袍赤膊的沙弥躬身施礼。贾文和振了振衣袖,举步踏入门内。头顶漆黑的匾额上,“敕造大慈恩寺”几个斗大的金字,被火把映得熠熠生辉。还有一个多时辰才是早课,此时寺内积雪满庭,尚未打扫。沙弥领着客人穿过长廊,越过重重殿宇,一路来到大雁塔下。沙弥在塔前止步,恭请客人入内,却拦住了吴三桂和青面兽。吴三桂刚要发怒,贾文和摆了摆手,从容踏入塔内。大雁塔内,数以千计的长明灯星罗棋布,光焰如海。释特昧普高坐莲台,头顶金色螺髻,身披金色袈裟,双掌合什,竖在胸前,手腕上垂着一串金灿灿的佛珠,双目犹如无底的渊潭,深邃而又幽暗。贾文和在莲台前站定,仔细看着这位蕃密法王,良久开口道:“一颗琉璃天珠,李郡王想要,帛氏也想要。特大师受帛氏襄助多年,却不料竟弃帛氏,而为博陆郡王虎口夺食。”一股逼人的气势如同山岳般覆压而来,释特昧普雄浑中带着一丝暴戾的声音仿佛从天而降,震得塔中嗡嗡作响。“佛曰,不得妄语!”贾文和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帛天君僻居晴州一隅,以财贾牵制天下,纵然特大师有三宝加持,岂能无惧?”释特昧普洪声道:“琉璃天珠乃佛门至宝,唯有缘者得之。谁失谁得,皆我佛缘法,与本法王何幹?”“岂能与大师无关?”贾文和道:“贾某原本以为,与李郡王勾结的乃是观海,直到昨日方知,乃是特大师。”释特昧普道:“你有何凭据?”“一来大师雄心万丈,非观海可望项背。二来当日大师示好我家主公,未免太过刻意。”释特昧普冷哼一声,“向你家主公示好?荒唐此言!”“当日我家主公身为佛门公敌,又误入大师塔中,已是砧上鱼肉,为何事到临头,大师反却收手定约?”释特昧普傲然不应。贾文和道:“因为特大师深知,我家主公所谓的佛门之敌名不符实,充其量不过十方丛林之敌。大师胸怀大志,自然见猎心喜。”“阿弥陀佛。”释特昧普冷冰冰道:“大乘诸宗受十方丛林伪僧所惑,佛已非佛,法亦非法。佛门真谛,唯我蕃密。”“只可惜,特大师屈居大孚灵鹫寺之下,苦心孤诣维系蕃密一系多年,时至今日,法王之号,仍只能自称,却是观海得帛氏青眼有加,後来居上。”释特昧普双目精光大盛,仿佛利矢一般,直透人心。贾文和径自说道:“狡兔尚且三窟,大师智慧广大如海,当知帛氏不可持,而博陆郡王残阉之人,居心诡诈,更不足持。”释特昧普从莲台上微微俯下身,沉声道:“你要说什么?”“我主舞阳侯程氏,才称天纵,福德双至,乃天命所归,气运所鍾。”贾文和道:“兼且仁厚爱人,善始善终。贾某不才,敢请大师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共襄大业。”“共襄大业?”“大师可知,今日出了何事?”“城中万鐘齐鸣,本法王焉能不知?”“大师可知,今日入宫的是哪位亲王?”释特昧普抬起下巴,“江王李炎。”“大师可知,为何会是江王?”释特昧普沉默不语,眉头拧成“川”字。“大师想必知道,唐皇驾崩,诸王尽皆托庇于太真公主府内。宫中来使,诸王惶惧,正是太真公主一言而决,力推江王身登大宝。”贾文和侃侃言道:“大师当知,我家主公与太真公主情投意合,不日便将大婚,吾主身为汉国辅政,公主则为唐皇倚仗,汉唐之威仪,兼为一家。观方今之世,帛天君寿数已尽,李博陆如冢中枯骨,唯有我家主公,如日之升,有日月同辉,天地交泰之兆。当日又与大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私下更是对大师推崇备至,称大师雄才大略,能为人所不能,福慧双修,术法通神,堪为当世佛门第一人。”听闻程侯私底下对自己如此推崇,释特昧普顿时昂然矫首,气势大振。贾文和面不改色地说道:“窥基号称国师,名震唐国,究其根底,不过是替先皇出家,贪天之功而已。其人根器顽钝,三毒缠身,纵然皓首穷经,仍难消执念,自当逃不过特大师给他设下的因果。”释特昧普面露喜色,他左掌平托,右掌重重一击,发出金石之音,“善!窥基只知诵经,却不知我密宗以咒代经,方为大道!便是日诵佛经三千谒,不及密宗一句咒!”“大师术法玄奥,昨日既然出手,窥基自然难逃法网。如今在下尚有一事难解,还请大师解惑。”“且说来!”“在下观大乘经卷,并无夺舍之语,所谓天珠,更无文字所记。敢问大师,所谓夺舍,究竟是何秘法?”“天珠乃我蕃密之谓,夺舍更是蕃密颇瓦秘法。非有大福缘,大成就者,难得圆满。”“以大师之见,李郡王若是夺舍,当有几分把握?”“若无上师加持……”释特昧普森然一笑,“半分也无。”贾文和目光微微一缩,“大师果然智珠在握。”“阿弥陀佛。”释特昧普傲然道:“佛法精深玄微,妙法无穷。我蕃密乃佛门正谛,传承最重者,唯有上师。”“再敢问大师,当今佛门之首,沮渠大师又当如何?”释特昧普冷笑道:“波旬之徒,渎佛之辈,沙门伪僧!”贾文和抚掌道:“果然与我家主公所见略同。贾某唐突,再请问大师,帛氏又当如何?”“名利之囚,虚妄之人!”释特昧普正说得快意,却见贾文和拱手一举,“告辞。”说罢转身便走。释特昧普傲态僵在脸上,眼看贾文和就要出塔,顾不得自己的法王尊仪,扬声唤道:“且止步!”贾文和头也不回地说道:“大师神通广大,想必不惧轮回,此番便是毁去金身,法体破碎,亦可往生极乐。”说着一甩衣袖,扬长而去。释特昧普脸色数变,忽然腾身而起,驾着一道金光,挡在贾文和身前。不待他开口,贾文和便道:“帛十三已至城中。”释特昧普面容抽搐了一下,眯起眼睛道:“帛氏要出手?”贾文和道:“帛十三今日入城,便与我家主公密会,并未知会他人。”释特昧普目光闪烁,且喜且惧,半晌才压低声音道:“帛九?”“大师果真不怕琉璃天珠引来帛氏动怒?”释特昧普目露厉声,却不言语。贾文和淡淡道:“大师若想脱身,只管将此事推在帛九身上便是。”释特昧普深吸了一口气,“万一?”“没有万一。”贾文和道:“死人是不会开口的。”释特昧普重重喘了口粗气,“观海?”“世间已有法王,岂能再有活佛?”释特昧普盯着贾文和,身上的金光闪动起来,“当真?”“福缘已至,还请大师自行抉择。”释特昧普沉默片刻,然後一手拢在口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只要你们能除掉帛九和观海,夺舍之事……”他贴在贾文和耳边,低声耳语,“尽可放心。”贾文和微微颔首,“善。”...

    2022-06-07 六朝 541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00-23:0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